IMG_1586

假期已經接近尾聲,雖然難得的好天氣爹娘卻懶得出門,晚上我已經和上海的老朋友有約,在家隨便吃點午飯就出發,前往從來沒有去過的泰康路田子坊。

泰康路介於思南路和瑞金路之間,是一條很短的街道,走得快五分鐘就走完了。這裡離淮海路也不遠,從淮海路沿著瑞金路慢慢逛過來也不過二十分鐘。

田子坊這裡其實比新天地起源還早,是因為有個退休的老先生因為每個月只有拿500塊的退休金,根本不夠在上海生活,於是把一樓的房子租給一位服裝設計師當做工作室,自己再花少少的錢租了二樓居住,這樣就解決了生活上的問題,而原本破舊的老房子也在設計師精心設計下成了藝術坊。

慢慢的鄰居也開始把老房子租出去,甚至組成管理委員會整理街道和路燈,吸引了許多國家的藝術人群到這裡開工作室。現在這樣的創意產業已經擴展到整個街區,街區的對面也開始動工,應該也是這裡的一部分吧。

這裡不只是藝術品,還有很多其他地方看不到的商品可以購買,標價比小店高了一點點,但是還比城隍廟實在一點,至少它都標價了,能不能殺價沒有把握。很多旅行團也會帶著一車車的外國觀光客來到這裡,有點襄陽市場加上M50的味道。說實在的,這裡比新天地有意思多了,新天地已經完全是商業區域,吃東西聽外國人唱歌還不錯,但是逛街新天地感覺上已經不太適合了。

區域內的街道很窄,而且並不是很直,穿梭在小店和藝術工作室之間,有一種探險尋寶的感覺。

由於都是藝術品和商品,可以說完全沒有辦法拍照。

IMG_1589

 

因為中午吃得太少,在外面街邊隨便找了家澆頭麵店吃了碗紅燒大腸麵。澆頭麵是漠哥在上海常駐時最常吃的正餐了,大量的洋蔥、青椒、甜椒和紅燒的大腸,雖然稱不上美味,但是很大一碗吃飽絕對沒有問題。以前一碗只要七八塊,現在一碗要十二塊了,加上匯率由以前的4.2變成現在的5,要在上海過日子真的越來越辛苦了。

晚上和老同事聚會約在南京路和成都路交叉口的淘寶城,因為提早到淘寶城小逛了一下,居然到這裡的客人都是外國人,商品和七浦路差不多,所有店員都會說英文。因為漠哥戴著棒球帽、背個大背包、還掛個相機在胸口,被當成日本人用日語和我打招呼。價格和襄陽市場一樣,非常的不實在,一頂帽子開價55塊,如果在七浦路15塊就可以買到了,所以20%起喊真的是上海購物必須要有的知識呀。

macodoulao

吃的是據說前幾年上海非常火的澳門豆撈火鍋,也是和小金撈差不多的小火鍋,六點半還沒有什麼人,一直到七點半才坐滿八成。他們的撒尿牛丸味道不錯,真的是會噴汁出來的,咬起來的口感讓人聯想起雙刀火雞的錘功,彈力十足。其他就跟別的火鍋差不多了,一樣有XX滑不過聽說一般而已,所以沒有特別點。

三個人吃204塊,沒有喝酒,但是感覺上小金撈似乎比較豐富一些。

說到澳門豆撈就要說一下上海的另一個商店文化,原本同事和我約的是豆撈坊,因為大概知道位置,於是我上網去查,但是地址完全對不上,經過反復確認才知道原來是澳門豆撈,這種例子層出不窮,例如上海有名的避風塘餐廳,就可以找到避風塘和竹家莊避風塘,賣的東西都差不多,但是口味差別卻是很大的。這充分的表現出中國人的智慧,充分發揮大品牌的邊際價值,讓外來的人完全搞不清楚誰時誰,而且後來的還可能因為做大了,反咬原創的一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漠哥 的頭像
漠哥

人生四十宅開始 二號宅

漠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